Posted in: Politics

《共产党宣言》——一个激进的口号、一个残酷的现实、一个光明的未来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其实不长,各个版本的序言加起来几乎和正文一样长,但是它又很长,长到直至今日我们还在研究它。不像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其他著作,它没有充斥着对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复杂体系的冗长阐释,而是一种短平快的号召、一种对批评的直白驳斥——倒也无怪,标题不就写着是“宣言”嘛。

可是1848年写就的号召,对生活在几乎200年后的我,不是早已因为客观世界条件的变化而失去其原本的意义了吗?且不论21世纪,即使是宣言写就后几十年里的各种再版序言里,马克思与恩格斯也承认现实情况与宣言初版写成之时已有了很大的不同。然而现在再来看宣言,却依然能够整段整段地找到能够解释现实现象的文字。可见宣言本身除了让工人们血脉偾张,向戴着高礼帽和单片眼镜的资本家们发起抗争之外,也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一个——考虑到《反杜林论》的发表还在它之后——前传,或者像是,brief introduction。

它是个激进的口号,激进到里面的主张如今我们都不能全盘接受。它激烈地要求消灭私有制、消灭家庭、建立公妻制;它宣称现有的教育都是在资本主义操纵下形成的,除了教人成为机器外毫无用处;它激烈地批判各种“虚假的“社会主义,认为它们要么不过是假借社会主义之名,要么就是不够革命、不够彻底;面对资产阶级的批判,它粗暴地拒绝了这种”用资产阶级关于自由、教育、法等等的观念来衡量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的主张“的讨论。它宣称社会主义社会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但宣言中出现更多的却是专政和暴力。它毫不避讳地表示要用暴力推翻现存的种种制度,要废除继承权,要实行劳动义务制,要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要让国家掌控经济和工业命脉。

我们来看看今天的境况吧!消灭私有制?上一个彻底公有,吃大锅饭的公社,已经彻底地宣告失败——表面上的失败原因倒恰恰符合被宣言批判的某个批评:“私有制一消灭,一切活动就会停止,懒惰之风就会兴起”;消灭家庭?建立公妻制?比起阶级问题,这更像是个不言自明的伦理道德问题;废除继承制?这听上去依然像是不可理喻的主张;劳动义务制比起解放人的自由,倒像是换了种方式来限制人的自由;每个社会主义政权对“流氓分子和叛乱分子”的专政尝试,非但没有建立起人人自由的的社会主义社会,反而让社会倒退到人人噤若寒蝉、道路以目的专制时代;运输业在新中国倒的确如宣言所说,几乎全部归国家了,但民营经济才是现今贡献生产资料的重要力量;至于它所批判的各类虚假的、不彻底的社会主义,不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就是进行了自我改良,和《资本论》一起,让资本主义放慢了压迫的脚步。通过和平的议会政治,一些国家里代表工人阶级的党派成功地争取到了工人自主管理的工会、严格执行的劳动保护法、最低时薪和各项福利,让某些资本主义国家——尽管“福利国家”的时期已经过去——看上去反而更像是社会主义国家。

看上去,《共产党宣言》就和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社会主义没有什么两样,早该扔进思想的垃圾堆了,可是如果这篇文章就此收笔,那这篇文章就成了一篇对共产党宣言的彻底批判,如同宣言所批评的那些言论一样,毫无意义了。如果马克思和恩格斯真的如同机器一般——正是他们所批判的那样——去看待《共产党宣言》,那他们就不会在序言里写下这样一些话:

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所以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

…同样也很明显,关于共产党人对待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的论述(第四章)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因为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当时所列举的那些党派大部分都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

——《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

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的,用今天的眼光去批判1848年提出的措施,纵然可以为它的不可理喻和过时而加以嘲笑,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这不过是时间跨度更大的马后炮罢了。今天,比起它所提出的种种——其中不少早已被马克思自己否定了的——抗争措施,宣言的意义更多的在于它以直白浅显的语言阐述了生产资料、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规律,阐述了资本主义的缺陷和罪恶,阐述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宣言并没有说资本主义一开始便是坏的,它只是说,封建主义的生产关系再没法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资料的积累,于是资本主义出现了,对于封建主义来讲,它是激进的,却也是进步的,邪恶的,是要来推翻“稳定、美好的”封建主义社会的,尽管封建主义竭尽全力试图遏制资本主义的发展,可资本主义还是成功了。

在适应了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之下,生产力极大地爆发出来了,生产资料积累起来了,现如今,资本主义也开始失了自己曾经拥有的支配力了——这正是宣言所要表达的:不是共产主义者故意要消灭资本主义,而是资本主义已经不能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规律了,共产主义者不过是适应了和试图,如果符合客观规律的话,稍微加快这个发展进程罢了。这是一个激进的口号,却也是一个朝着发展方向前进的口号,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生产力有了更大发展的社会,反而更需要这样的口号。

我们更需要这样的口号,是因为我们正面对着一个残酷的现实。是的,就像上文所说,我们有了工会,有劳动法,童工消失了,女工和男工在现代化的经济之下权利正渐趋相同,似乎一切都很好。可是,在一些地方,工会不过是一个花瓶,比起维护公认的权益,他们似乎更愿意做资本的传声筒;劳动法从来没有被认真的对待,八小时工作制和加班时限不过是一纸空文;白领们成为工人阶级新的组成——只不过这群自称“社畜”的人们,贡献的更多是自己的脑力劳动;而一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的“996”竟被资本家堂而皇之地说成“福报”;大公司公然宣称自己要开除达到一定年限的员工,裁员被美化成“向社会输出优秀人才”;共产党宣言所说的“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压迫”,还在真实地发生着——作为不少高校组成主体的学生们,还因着几个领导的决定,而成为校园的囚徒呢。他们的命运,就像资本家手下贡献劳动换取少得可怜的生产资料的无产阶级一样,全凭着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掌握了。这样的社会,又如何能宣称自己是“人人自由”的呢?不过是少数人的自由了罢。

于是,《共产党宣言》的意义,便又毫无疑问地显现了出来。如果有一本这样的手册,浅显地告诉了正受着压迫的你这种压迫的根源,还告诉了你如何能够打破这种压迫,那为什么我们要大声地说“这已经过时了!”便抛下了它,然后独自一人去苦苦思索呢?《共产党宣言》正是那样的一本手册。诚然,一百多年前写下的文本,是不能照抄的,但是宣言所蕴含的精神,所给出的路径,却是具有宝贵的参考实践价值的。让无产阶级成为统治阶级,并动用国家强制力掌握生产资料;让生产力随着生产计划的进行而往着最需要的地方发展;构建一个比市场那双“看不见的手”更为有效的再分配系统;无产阶级利用掌握的生产力和生产资料,建立教育、医疗和生活保障,让社会里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展而无后顾之忧,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反过来又为社会的发展提供充足的动力。沿着《共产党宣言》的道路,这是一个我们可以希冀的未来。

这当然是个美好的未来,只是我们可能要等得久一点。人类社会有可能从封建社会一跃成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吗?生产力发展和生产资料的积累,是绝不会像玩游戏那样,触发某个“尤里卡”之类的成就,便可以突然爆发,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人再怎么发挥主观能动性,也不能突破客观规律的限制——更何况人并不总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如果想要强行突破客观规律,想通过一场或几场革命就达成社会主义的目标,想要“多快好省”,因为生长力的发展和生产资料的积累不足以使社会满足每一个人的发展需求,也不足以让每一个人产生足够的力量支撑社会的发展,结果不是异化成新的专制制度,便是破坏了生产力的发展路径,使得社会非但没有往前走,反而原地踏步甚至开起了历史倒车。宣言言辞激烈地呼吁全世界的无产者发动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却没有保证这样的革命就一定会成功——资本主义推翻封建主义的时候,不也是有胜有负吗?我们永远说不准,生产力发展到什么时候,资本主义才会因为再也无法处理生产资料的积累而完全奔溃,但我们绝对可以有所期待,有所行动:从向着压迫阶级索取应有的权利开始。

或是资本主义在改良的道路上与社会主义越走越近,或是一场激烈的社会变革,把制度的变化稍微地加速一点儿,我们在经历残酷的现实后,一定会在这个激进的口号之下,走向一个光明的未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